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功成少年
功成少年

功成少年

瑞雪缤纷,笼罩在一片寒气之中的腊月。
--
远山苍茫,闹街凄凉,却只见一位衣着单薄,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肩上扛着一捆又粗又重的木材,抖动着身子,穿梭在往回家中的长安城镇上。
-
-「唉!祁儿,这麽寒冷怎麽还穿得这麽少,你二娘又欺负你啦?」正好要到药行去的方大婶问着。
-
-「没……没有,是因为我扛重很热,所以把衣服给褪了去的,不关我二娘的事。」其实段祁是怕在外若诉着自己的苦,唯恐又没有好日子过了。-
-
「你听听!你连声音都已经颤抖着了,你还在替那坏婆娘说话!算了,你自个儿多保重,大婶我要赶着拿药去了!」说完後,摇摇头就往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了。-
-
段祁自型丧母,跟在父亲身边多年,在七年前,来到了长安这个地方,某日段父在街上巧遇了一位女子,从此一见锺情。经打探之後,得知彼此皆是孤雌寡鹤之人,而这女子也只是花信年华之年,於是上前提亲,鸶胶再续。一向孝顺的段祁,对於後娘一样顺从,也非常照顾只有三岁大,随着後娘一起而来的小妹子。-

-起初第一年间,後娘待段祁有如生子般疼爱,但自从这後娘为段家再添一子之後,父亲随之也与长辞,所有形局宛如从天堂掉进地狱般,段祁不再被疼,天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只要做事情不如这後娘的意,可就有一顿饱了。可怜的段祁,身上所留下的鞭痕早已无从数起了。-
-
这一天,段祁扛着木材回来後,又挑水、又洗衣、又煮饭的,所有家事该做该整理的,全部都一手包办了,此时,天色也暗了。等到所有人都入睡了,烛火都熄了之後,段祁才回房,换下了一身早已湿透了的衣裳,光着上身正往着澡堂去。平时就干着粗活的段祁,早就练就了一身骇人的肌肉,虎背熊腰的体格,再加上俊俏的五官,无一女人不甘心诚服。
--
突然,一句叫声从二娘的房内传来:「啊……啊……」
--
「不知二娘发生了什麽事情?」段祁匆忙的赶到二娘的房外一探究竟。
-「饶了我吧!不……不要……」
--
段祁心想:「该不会是窃贼闯入吧!」一脚踢开了房门,只见一具黑影正跪坐在二娘的床上前後移动着。-
-
段祁大声喊着:「大胆窃贼9然行刺我二娘,还不快滚!」-
-
听到段祁这麽一喊,床上的两人都大叫了一声,之後,只见那黑影人快速且匆忙的捡去地上的衣物,逃走了。-
-
这时段祁正准备将烛火点上,想看看二娘有没有怎样,却听到二娘对他说:「不要点火!你这个兔崽子9敢来坏了老娘的好事,吓跑了张老,你……」虽然房内一片黑暗,但从窗外斜射进入的微微月光,仍依稀瞧得见事物,段祁这强壮的体魄,以及段二娘那软玉温香的肉体。
-
-此时,段二娘似乎将方才未完成的好事转移到段祁的身上,也好将功赎罪:「兔崽子!你过来,看我怎麽对付你。」-

-「祁儿!你也十有七、八了吧!」二娘用着食指头在段祁身上那两颗小胎记上划着。-

-「是的,二娘!」段祁不知二娘要做啥?自从段父死後,二娘从未如此称呼过他,使段祁觉得有点羞涩却又感到一阵趐麻,小声的回应着,深怕又惹得二娘不高兴,可就又不知要增添多少痕迹。
--
「祁儿!让二娘来教教你怎样长大成人吧!」语毕,立刻将脸凑在段祁的耳边,轻轻地喘息着,用着舌尖在祁儿的耳垂下逗了逗。-
-
只见段祁一脸通红,不知所措。於是段二娘很主动的拉起段祁的手往自己身上那足以证明女人的部位,要求着祁儿搓揉着。这时,段二娘的舌尖慢慢地从耳上移了下来,在颈上来回的划了几下,又往下滑到了小胎记上,二娘见着了这对可爱的胎记从柔软转而坚硬,自己也早已承受不住,脑子里淫秽的想着:「那小祈儿必定也早就想脱颖而出了吧!」
--
而段祁自懂事以来,从未有今晚如此快感过,他不晓得这究竟怎麽一回事,只知道自己很想做着和二娘相同的事。於是在段二娘的熟练且灵活的带领之下,快速地将段祁那腰际上的线绳拉了开来,而小祁儿似乎也已等待了许久,笔直的弹了出来。-
-
段二娘的私处早就已湿漉漉的一片了,躺在床上,等待着小祁儿,「祁儿!-
你还不想赶紧去到天堂来吗?「段二娘像似渴望许久般的诱惑着。
--
「我……我好像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冲动,可是……我要去哪里呢?」
--
段二娘张开着自已的双腿,左手推了推小祁儿的外皮,右手绕了绕自己那浓密又乌黑的毛丛,还不时的呻吟着:「祁儿ll到这儿来!啊……嗯……」-
段祁就在二娘的指引之下,找到了毛丛之後一个极为隐密的洞口,随着洞口那一片淫水,再加上段二娘将段祁往前一拉,很快地,那笔直又坚硬无比的小祁儿便进入到段二娘的最深处。
-
-段祁在段二娘的律动之下,和那些不苟之言中,看着那随身体而上下晃动的双峰,不由得开始不安分的抚摸着,接着用着滑溜的舌头恣意地胡乱舔着,愈舔愈觉得兴奋难耐。-

-「哎……呀……啊……不要……不要……」段二娘双手已把身旁的被单抓皱了,而段祁似乎感觉到自己的那话儿,好像被那一张一缩地律动的肉洞包覆着,快要一触即发,一泄千里。
--
「二娘!啊……」段祁不敢在二娘的体肉遗留些什麽,怕二娘会不高兴,於是在那一瞬间,段祁将那小祁儿狠狠的往外一抽,结果,从那话儿中猛射出一阵又一阵乳白色的黏稠液,反而将段二娘的整个身子及樱唇射得到处多是。-
-
在一阵解放之後,段祁心想:「糟了!会不会又要被二娘给毒打一顿了。」-
但是却见段二娘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用手指在樱唇上来回的涂抹着那一片黏稠液,舌尖也慢慢的顺着唇形舔弄着。又看了看小祈儿,还有些许精液顺着话儿欲滴,段二娘赶紧将头凑了过去,用着舌头将那精液一丝一丝,一滴一滴的往嘴里送。
-
-「娘!」就在狂欢之馀,段二娘的女儿正在门外敲着门。
-
-(二)-
-
「糟了l躲起来!」段二娘像是做尽了亏心事般的催促着段祁,赶紧找个隐密的地方躲了起来。-

-「娘!我睡不着,可不可以过来陪陪您?」仅有十岁大的段如,天真般的呼唤着。-
-
「乖!儿!娘的宝贝!今天娘很累了,你就自个儿回房吧!」段二娘带着点喘息又有点惊慌的声音回应着。
-
-过没多久,段二娘只围着一件小肚兜,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轻轻地将门开了一个缝,探出头仔细的左右观望着,确定段如已经离去,又赶紧关上门,轻声地唤着段祁出来。-

-「妹走了吗?」段祁小心的问着,并捡着散落一地的衣衫。-

-段二娘点着头,没有应声,只是躺回床上去,像是意犹未尽,又摆出了撩人的姿态。-
-
「二娘,我回房了。」段祁不是不受诱惑,而是他已经明白自己矩了。他低着头,不等二娘回话,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门外。-
-
「死小子M这样给老娘走了,真是不负责任。小心以後会讨不到媳妇。」
-不满足的段二娘就这样咒骂着段祁。-
-
梳洗後回到房内的段祁,回想着今晚的一切。虽然段二娘已卅年有馀,但风韵犹存,即使如此,她毕竟是自己的二娘,怎可做出此等乱伦之事?
--
段祁愈想愈觉得愧疚,他不知道日後要如何来面对段二娘,他也不想再有此等事发生。於是,他决定要离开这个家,不能再做出违背伦理之事,也不想再做出对不起爹亲的事了。-
-
隔天一大清早,段祁趁着大夥儿都还熟睡时,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这个曾让他生不如死,又带给他不曾有过的体验的地方。-
-
但是天大地大,从未独立生活过的他能去哪儿呢?
-
-走着走着,他走到了镇上,恰巧看见公告栏上贴有告示。-

-「谷陵峰上今有邪教捣乱,吾等派系见此乱局,特贴上本告示,望有志人士投身我派,为民除害。玄华派上」
--
段祁毫不考虑地将此示纸撕下,决心博上一博,又有落脚之处,运气好一点也许还可以光耀门楣,成为大英雄。-
-
离开了长安城,一路往东北走,打算上玄华山拜师学艺。-

-十二月的天,朔风猎猎,寒气侵饥,实在为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好在段祁从型在段二娘的调教下,早已练就了一身不怕寒的功夫。-
-
这一晚,夜深人静,风号雪舞,煞为寂凉,段祁暂且就借住在一间无人的破草屋里,正当准备要入睡时,就在树林的一头传来一阵呼救声。
-
-「救命啊!各位好心的大爷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花玉婵跪着向几位凶悍的盗匪求饶。
-
-「好心?!喂!你们听听,她说我们好心?」
-
-话一说完,这名大盗和身旁的几位跟班皆轩渠大笑。-
-
「是啊!求你们放过我吧!我身上也没几两银,好吧!都给你们了。」花玉婵一说完,立刻就从包袱里搜出了身上仅剩的银两。
-
-「哼M这点臭钱,恐怕给大爷我塞牙缝都不够。但是这些钱我们是一定要的,至於人嘛……」
-
-这些盗匪们个个面目憎狞,打算要人财两得。-

-「啊……救命啊!不要!」花玉婵五色无主,极力的挣扎着。-
-
此时,一点功夫也不会的段祁,循着呼救的声音赶到这里,正见花玉婵不衫不履的被这群盗匪欺负着。-
-
「住……住……住手!」其实段祁也手足无措,一点功夫也不会,怎麽管这闲事,但是又不能见死不救。-
-
「哟!你们瞧,有人想来英雄救美人。哈哈哈……」盗匪们一点也不把段祁放在眼里,继续拉扯着花玉婵。-

-「你们还不住手!放了这位姑娘!」段祁不管三七二十一,奋勇上前的拉开了这些人渣。-

-「叫你滚,你是听不懂是吧!还是吃饱闲着没事干?竟敢管到本大爷的头上来,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
-话还没说完,这名大头目双手指示着旁边的两个小弟,打算先制服这位不知死活的家伙。-
-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从左一个从右,两个拳头硬生生的直逼段祁,而段祁本能的蹲了下来,迅速的挥了一拳,打到了其中一人的腹部,但是另一个人很快速地又攻了段祁的下盘,段祁没注意的被打卧在地,任由这两个人拳打脚踢。-
「别打了!别打了!」花玉婵在一旁叫着。-
-
「算了,停手M这麽点的三脚猫功夫,也管来插手本大爷的事。被你这麽一闹,大爷我的兴致都被你给破坏了,今天就暂且饶了你们,别再让我看到你。-
走!「吆喝着其他的人离开了这个地方。
-
-花玉婵这时赶紧过来看看这位英雄的伤势如何:「公子!你有没有事啊?要不要紧?」
--
「没事,没事,不要紧的,只要吐个几口血就没事了,反正这对我而言早是家常便饭了。」的确,想到从小被凌虐至此,这点皮肉伤还算不了什麽。
-
-「小女子玉婵,承蒙公子相救,无以回报,今後愿做牛做马跟随着公子。」
-「千万不可H你只是因为路见不平,你不需要回报的。况且,我也没救到你,是他们自己走掉的。」段祁想起现在一身狼狈样,很不好意思的拒绝了玉婵的提议。-
-
「怎麽会没救到呢?要不是你我早就已经……」玉婵开始隐隐啜泣。-

-「哎呀!你别哭了好不好?我最怕女人哭了。这样好了,我先带你回屋里,其他的再说了,好不好?」
-
-这麽晚又这麽冷,段祁想还是先回去,稳定一下情绪也不迟。
--
「到了!这里也是我借住的,没有人的,进来吧!」段祁像是主人般招呼着花玉婵。-
-
点起了烛火,这时两人才真正清楚的面对面相看。
--
在段祁的脸上,虽然有几处黑青红踵的伤痕,但还看得出英俊的脸庞。而花玉婵更是犹如天仙化人,美得让段祁看得目不转睛。-

-花容玉貌,风鬟雾鬓,在段祁的眼里,这个花玉婵真是风华绝代。在花玉婵的身上,遍体芬芳,香气袭人,令段祁不由自主的往她身边靠去。
-
-由於方才被那群盗匪所欺凌,身上的衣衫残破不堪,婀娜多姿的身材,隐约的显露出来。
--
「公子!」花玉婵被段祁的眼光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
-「喔!对不起!我失礼了。」段祁像是在幻想中被叫醒般,察觉自己和花玉婵的距离只有一间步,连忙的向後退了几步。-

-∩是,花玉婵似乎不觉得段祁失礼,反倒是走向前去:「公子!我说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如果你不嫌弃,我也愿意以身相许。」花玉婵一边说,一边褪去身上那件残破的外衣。
--
「姑娘且慢!我……我岂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段祁咽了咽口水,虽然看着冰肌玉骨的玉婵,下面那根小东西也早已膨胀,但他是不可以做这样的事的。
-
-「呜……公子可是嫌弃我?」花玉婵环抱住了段祁的腰,全身倚靠在段祁的怀里。
--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行了,经过上一次的初体验,段祁早就想再尝试一遍,而现在花玉婵自动投怀送抱,两颗柔软的绵球虽然隔着一块小肚兜,却也贴得小兄弟欲火难耐了。
--
「如果公子没有嫌弃我,那为何……」花玉婵抬起头来对着段祁,但话还没有说完,早已被段祁的嘴给封住了。
--
虽然上一次和段二娘发生过,但这个吻却是段祁的第一次,生涩但却不失情调。四片柔软的嘴唇相触,段祁试探性的将舌头轻碰着花玉婵的唇,等待着这一扇唇门能够开启。
-
-而花玉婵也不失段祁所望,微微地张开了双唇,段祁则是不慌不忙的将舌头伸入其中搅动着,花玉婵也温柔的回应着段祁的招待。两人互相环抱着对方靠着床沿,此时段祁的双手正在花玉婵的背後慢慢的解开肚兜上的缎带,并且细细地上下抚摸着这嫩皮细肉。
-
-结束了一段热吻之後,两人微微的站了开来,花玉婵身上的小肚兜也随之滑落了下来。映入段祁眼帘的是那两颗丰满且圆嫩的肉球,是令段祁一手无法掌握的。
-
-段祁忍受不住这软玉温香,一把推倒花玉婵在床上,双手温柔却又似粗暴的掐揉着这巨乳,一手顺时针,一手逆时针的揉着,还不忘用着舌尖去舔着巨乳上的蓓蕾,刹时这蓓蕾已变成钢珠般的小硬球。
--
「嗯……啊……」花玉婵被段祁这举动搔弄得荡魄销魂。-
-
此时段祁被这淫浪声音逗得更是不安份,右手仍不舍的留在巨乳处搓着,而左手慢慢向下滑了去,慢慢地撩起了花玉婵的裙榴,将手探入其中,上下的摸着花玉婵的腿,见玉婵没有反抗,更大胆的寻向森林处。-

-「啊……啊……公子……请温柔一点……啊……」
--
也许是男性本色吧!段祁很快速地就找到了女人最敏感的地带,大胆且猛烈却又不失柔和的攻击。手指头轻轻地掰了掰花瓣,引诱出女人最动人的呻吟声。-
此声忽起忽落,忽大忽小,微微之中还夹杂着些许呼吸声,有时犹如浪潮般波澜壮阔,有时又犹如一缕细丝般轻柔娇嗔。
--
此时,段祁更是将手指快速地在私密处穿刺着、磨蹭着,那呻吟之声更是起伏至最高极点。当段祁感觉到花玉婵那紧密的肉洞兴奋的跳动着时,不留情的将手指抽离,牵连出丝丝爱液。-
-
「公子!请不要离开……嗯……」花玉婵不舍的央求着。
-
-「真的可以吗?」段祁怎可能舍得在这麽重要的时刻离开?小家伙早就敲着段祁的裤裆,想要出来一探此旖旎风光。
-
-「嗯……小女子愿意为公子付出。啊……」花玉婵继续发出极为缠绵挑逗之音,激发着段祁的淫欲。
--
而段祁再也不顾什麽君子形象,只想让彼此都能呼之欲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段祁对这种闺房之事不再是那麽的陌生不熟练了。-

-当解放了全身所有的束缚,不想让那肉洞有退潮之时,在第一时间之内,用尽全身之力,狠狠地将自已的肉棒插入至最深处,与对方的肉洞完全密合。-
「啊……唔……」花玉婵忽地大叫了一声,随後又跟着段祁前後摆动的节奏配合着,有如天籁之音。
-
-「怎样?我……弄痛了你了吗?……」段祁仍旧努力地使劲地摇摆着。-
「嗯……唔……不……不……会,公……子……啊……」花玉婵似乎面带难色却又似极为爽快,双手不知觉的开始抚弄着自己那两颗巨乳,一边揉着,一边叫着:「公……子……我不……不行了……啊……」
-
-一阵尖叫划破了极静的夜,却也带给段祁另一段更高潮的快感。那根极为坚硬的肉棒在那跳动的肉洞里,再也按捺不住欲火,段祁加快了节奏。-
-
「姑……娘……我……也快……快……」话尚未说完,段祁用手扶住自己的肉棒往外一抽,有如山洪爆发,渲泄而下,一道又一道的水注,强而有力的喷向玉婵那正感到兴奋难耐而微张的汹,而玉婵也顺势的将之一口一口的吞下。-
段祁见此状,心想:「上一次二娘好像在之後又用嘴来帮我舔理,那感觉却又是在肉洞里所感受不到的,要不是妹叫门,也许我能够再体会另一种享受。不如……」
-
-(三)-

-段祁的欲火尚未熄灭,而见玉婵似乎也还在迷惘之中,很快地又将自己的肉棒塞入那樱桃汹之中。-
-
也许是那根肉棒又粗直又坚硬,塞在花玉婵的口中看来似乎面有难色,可是过不久之后,玉婵很快地开始玩弄起嘴里的那根肉棒。
-
-不一会儿,段祁转身躺了下来,而那被玩弄的肉棒也因经不起刺激,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花玉婵顺势的俯身下来,很快速地又找到了那棒子,紧密地将之含进嘴里,而两颗丰圆又细致的双乳,也随着玉婵的上下抽送而滚动了起来。
-
-这一切的美景,令段祁忍不住用双手去挑逗了双乳上的蓓蕾,慢慢硬挺的蓓蕾,使得玉婵感到下体一阵阵暖流流下,便更用力的吸吮着肉棒,「好……棒的……感……觉……我……我……快要……不行了……」-
-
段祁就在这一连串的挑逗之下,再度发射了一阵又一阵的液体,花玉婵用着舌尖抵住了那道水柱的出口,轻轻地慢慢地绕了绕圈,又顺势的将整根肉棒含了进去,一口又一口的吸吮着这一道道的液汁。-

-…过了短暂欢愉的一夜,此时天色已破晓。-

-段祁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衫,看着已累倒在床上的花玉婵,心中不由得咒骂了自己。-
-
「公子,你为何这样看着妾身?」花玉婵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
「你别再公子公子的叫着了,敝姓段,单名祁。昨晚真是不好意思,我……」
-「段……段……郎,你什么都不必说,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
-
「我……独自一人漂流在外,居无定所,昨日在镇上看见公告,玄华派正在召收子弟,我原本想上山拜师,……」-

-「小女子明白了,我不会造成公子的负担,这会儿我就走。」
-
-花玉婵羞涩的起身穿上了衣裳,整理了一切后,便打算走人了。-
-
「玉婵,我应该没叫错吧!我不是嫌弃你,我也不会不负责任的,别走,好不好?」
--
「可是……你不是想上山拜师吗?」
-
-「呵呵,原本我是一个人,没有地方去,才会想上山去的,既然现在我并非自己一人,那就不去了!」
-
-「段郎,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
待两人商确好之后,决定就在此处重新过着他们的新生活。
-
-不料,昨晚被破坏的那帮盗匪,今日又折返回来。-

-「好啊!小俩口的,甜甜蜜蜜的还挺恩爱的嘛!」
--
「你……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
「吆!这地方又不是你们的,凭什么我们不能来啊!」
-
-「老大,别跟他们废话了,还是赶紧完成昨晚未完成的事吧!」-

-「去!我怎么做事还要你们来教吗?少啰嗦!上!」
--
此时,段祈带着玉婵两人往外跑,这帮盗匪也紧追在后。-
-
「逃4你们要逃到哪儿去!」-
-
这时,两个小喽啰超前拦下他们,而在后的也有两个守着。
--
「小子!你又打不赢我们,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反正她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就乖乖的在一旁欣赏欣赏本大爷的『功夫』吧!」-

-双手一挥,段祈立刻被两人轻松的架了起来。-
-
「哈……哈哈……」-
-
管怎么反抗,段祈仍挣脱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听着玉婵呼救着。
-但玉婵仍用尽所有力气,拚了命往前逃。-

-一路跑着,贼头仍继续追着,来到了一处山谷边。
-
-「咦!小美人,你别跑啊!小心掉下去了,我可是会心疼的哟!」-

-嘶……啊……一阵阵的撕裂声及尖叫声,更可想像得到玉婵的狼狈。-
-
「你,你,不要过来。」玉婵往后看了一下:「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住手!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大贼头,你还是不是男人?净会欺负女人吗?」
-一群跟班的压着段祁,也一路跟到了这个山谷边。-

-只是这几句话,那贼头根本就没有当作一回事,继续拉着玉婵,上下其手。-
玉婵不愿意如此就范,双腿一直往后蹬,一不小心就这样栽下了谷底。-
这群盗匪一见出了人命了,也吓得奔逃而走。
-
-「玉婵!」-

-「天啊!连个女人都无法保护,我段祈到底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什么事都做不好,这一辈子我真的是白来一遭了,我……我……」-

-段祈也跟着一起跳了谷底。-

-************
-
-「宫主!你看,前面好像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
「过去看看。」
--
「是!」
-
-两个裨女接令后,上前一探究竟。-
-
「回禀宫主!是一位女子,但衣衫不整还有多处的伤痕,好像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
-「我看又是臭男人干的好事!唉!又多了一个可怜的女人。」-
-
「带回去!」-
-
「是!」-

-花玉婵就被这群长年住在谷底中仙灵宫的人给救了去。
--
仙灵宫,宫主耿千蝶自懂事以来,就知道自己的娘亲常被亲爹爹毒打,对也打,不对也打;心情好也打,不好也打。
--
说什么自己的一生就是被女人给害了,给毁了,所以才不愿意让她们好过。-
而这一切都看在千蝶的眼中,她恨死自己的爹了,更恨死了全天下的男人。
-她曾发誓,女人绝对不是出生来让男人残害的,她要反击,她要让全天下的男人知道,女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
那年千蝶才八岁,但她的心智及想法,都比一般人还早熟。
--
有一天夜里,她爹爹喝了点酒回来,正准备要施打她们时,千蝶立即抽出自己早已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向她爹挥了过去,但她爹毕竟比她多了点力气,这一挥只削到了她爹的手臂,刀也这么被夺走。
--
⊥在她和她爹互相争斗中,她娘不知何时过来,一不小心竟划中了颈部,鲜血不断地的从脖子冒了出来,这时千蝶更气了,也不知从那儿来的力气,也或许她爹呆住了,一时之间,千蝶从她父亲的手中把刀夺了过来,用力地往她爹的胸口狠狠的砍了一刀。
-
-「你……我……果然……最后还是死……在女人的手……里,一生都给……女……女……女人给……害了……」说完,立刻倒地不醒人事。-
-
千蝶没有悔意,也没有惊吓,反而还多给了她爹两刀,随即,看了看娘也没气了,于是头也不回的出了这个家门。-
-
当年她离开家之后,也许是老天注定,在一个山洞的石壁上雕有人像,个个像是在比个什么武功,在这些人像的最后端,还留有一些文字,像是口诀什么的,千蝶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壁上的功夫打,照着那些文字练,就这样待在这个山洞里也已经十年了,也就是现在的仙灵宫,千蝶不仅早已把壁上的功夫练成,也收了近百个的弟子,而且都是一些被男人给负了的女弟子,家?她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家了。-

-这次她又带着一些弟子,到宫外附近绕绕,正巧,就看见了衣服残破不堪倒在山下的花玉婵,千蝶肯定又认为花玉婵是被男人所欺负,于是就把花玉婵给带了回去。-
-
「宫主,前面好像又躺了一个人在那儿。」
-
-「去看看!」
--
一行人往前走去,看到了一个男人倒在那里,看起来伤势也是满严重的。-
「宫主,是个男的,好像受了重伤。」
-
-「男的?受了重伤?怎么还没死!男人,最好通通给我死光光!放着吧!让他自生自灭吧!」-

-千蝶一见是男人,连正眼都不瞧的继续往前进,打道回宫。-

-************
--
「老伴儿,你走快点行不行啊?天都快黑了!」-
-
一对到深山里砍材的老夫妇,这会儿正带着一捆捆材要赶着回家。-

-「知道了!我也想走快一点啊I是这一把老骨头早就不听话了。」-

-「唉哎!」-

-「老头子!你怎么样了?」-

-「我好像踢到东西?」
--
「啊~是一个人!」-

-「什么?人!死的还是活的?」
--
「你过来看看呀!」-

-「唷!还是热的,还有呼吸,还好还好,还有心跳!」
--
「可是怎么身受重伤,是不是从上面跳下来的?」
--
「老头子,咱们别管这么多了,我们还是赶快把他救回去吧!」
--
「走走走!赶快走吧!」
--
************-
-
「这……这……这是……什么地方?地狱吗?我死了吗?」
-
-「小伙子,这里不是地狱,你也还没有死,这里是我家。」-
-
「你……你们是……是谁?我怎么……怎么会在这儿?」
--
「你啊!福大命大哟!还好是遇到了咱们夫妇俩,否则你早就死在荒郊野外了!」
--
「是啊!小伙子,你怎么会弄得如此狼狈不堪啊?」-
-
「我……我……从小我二娘就看我不顺眼,动不动就打我,前些日子我离开了家,想到玄华山上去学武,但是在半路上遇在了……」-

-「对了!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位姑娘?」-
-
「没有啊!当时我和我们家那个煮饭婆只发现到你,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怎样?」
-
-「糟了!不知道玉婵现在怎样了,我同她是一起掉入这个山谷的。」-

-段祈说着说着,便打算起身出外去寻找玉婵的下落。
-
-「小伙子,你都伤成这样了,你躺好吧!天一亮,我马上出去帮你找好了。」
-「这不成啊!这怎么行呢?我还是自己去吧!」-

-「你躺好,我家老头子说怎样就怎样,你就别乱动了,好好养伤吧!
-
-别枉费了我们救了你一命!好了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
「这……」段祈见此状,也盛情难却了。-

-隔天,天一亮,这对老夫妇一样上山去,但今天是去帮忙找人,可是找了一整天,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老头子呀!怎么都没看见有人啊!」-

-「是啊M算没活着,至少也有个尸体呀!」
--
「笨啊!没见着尸体,那肯定就是活着的啰!」
-
-「咦!有可能喔!算了,我们也算是帮了忙了,天黑了,我们快回去吧!」
-「怎样!有没有消息?」-

-「我们是没有看到什么人躺在那里,但是我们想,也许是她醒了自个儿走了,也许就像你一样被救走了。」-
-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么可能没事呢?希望她是被救走了。」-
-
「那你就放心的在这儿把伤养好吧!其余的就别在想了。」
-
-大约过了五天,段祈的伤势在这对老夫妇的调养下,渐渐恢复了。
-
-「多谢两位老人家这几天的照顾,我段祈终生难忘,我想我该走了,不能再继续打扰二位,你们的恩情,来日若有缘,段祈必定报答。」
-
-「你真的不再多待着了吗?伤都好了吗?你要去哪儿?」-
-
「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至于去哪儿,我想我还是上玄华山去,我觉得还是学功夫吧!才不会又连一位姑娘都照顾不好。」-
-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们也不便多留了。」-
-
「你要好好保重身子,没再随便乱跳山谷了,听到了没?」
--
三个人听完了这么一句话,皆笑开了嘴。-

-「是的,老婆婆的话我一定听进去了,那我告辞了,保重!」-
-
「再见了!有空就顺道过来探探我们俩啊!」
--
段祈就在这一对老夫妇的挥送下离去了。
-
-此去,不知还会再经历多少的事,段祈不想想也不敢想,只有大步迈向玄华山。